Alphiney

You have 1 new message.
三党
一个没有感情的鸽手。咕咕咕。
近期底特律 软体日常不稳定⭕️

© Alphiney |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HW】雪泥鸿爪/A Winter Walk (时旅AU) || Pt.3 (完结)

Pt.1 | Pt.2    


最终章。请各位看官,一定一定,务必务必,配着这首曲子一起食用,拜托拜托。

Nacht und Träume D827  

     


       钟的滴答声在沉寂中异常响亮。夏洛克拿着一杯变冷的茶,凝视着火焰深处。他能感觉到约翰在看他,但没有抬头回视,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来打破沉寂。这座房子里实在是太安静了。肯定安静得快让约翰发疯了。


      “真可笑,我都快忘了。”约翰说。


      “啥?”


      “你该死的有多迷人。”


      夏洛克摇摇头。“我现在看起来怪吓人的。我清楚。”


      “不。”约翰说。“从来就不。”


      夏洛克站起身,走向约翰,站在他身边,略感惊奇。他俯下身,两手撑在椅子扶手上。他继续俯身,将他的唇压在约翰的唇上,一开始有些犹豫,但紧接着当约翰并没有移开后便更用力地压了上去。他们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小会儿,他们的嘴唇轻柔地彼此触碰着,一同安静地呼吸,然后约翰移开了,双眼紧闭。夏洛克跪在他面前。


      “那么,你忘了我?一切……都还好吗?”


      约翰看着他。


      “我的意思是,这肯定都还好。我们都在这,不是吗?或者,至少,我曾经在这。”约翰保持着沉默,这有些令夏洛克恼火。“我只是……我想知道一切是怎么结束的。”


      “这里。”约翰抬起一只手比划着整个房间。“这就是一切怎么结束的,夏洛克。在这里,就在这。你和我,一直到时间的尽头。”


      夏洛克深深地、颤抖着呼吸着。“我是那么恐惧,你看。如此……恐惧,一直以来都是。”


      “你?”约翰笑了。约翰看着他,目光里包含着失望和玩味,这太吸引人。“你恐惧?就在你离开后?你。你根本不知道我是……”他闭上了嘴,耸了耸肩。


      夏洛克插话进来。“我一直恐惧的是你。你没法忘掉我。没法忘掉我所做的一切。没法忘掉我离开时的样子。”


      约翰有一阵子没说话。“你已经跑了这么长时间了。”他说。他用手指把夏洛克的发卷往后梳了梳。“也许是时候回家了。”


      “你会非常生我的气吧。”


      约翰欣然大笑。“你他妈绝对不知道。”


      “你肯定会恨我。”


      约翰止住了笑。他看着夏洛克,一瞬间严肃起来。“不,夏洛克。我绝对不会恨你。我想,哦我的上帝,我想徒手杀了你。我想伤害你,就像你曾经伤害我的那样。”他叹了口气。“但是我从不恨你,对吧?我办不到。哪怕当——”


      “什么?”


      “好吧。当玛丽也挟卷进来时。”


      “谁?”


       约翰只是浅浅地笑了笑。


      玛丽,夏洛克思索着,心如刀绞。


      “不用在意了。”约翰微笑着。“你会弄明白的。但是,你要回家。”


      “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我很确信你会找出原因的。你总是能。”


      “我不想离开你。”


      “我不想你离开。但是,现在这是我的人生。如今,我的人生里已经没有你了。”


      “我不——”


      “听我说,你这个顽冥不化的笨蛋,你该死的绝对不能留下来!”


      “为什么不?”


      “因为我需要你。”约翰简短地说。


//


      最后,他们享用了一次最后的晚餐和一杯杯白兰地,还列了一张指示清单。


      “听着,”约翰说着,在椅子里将身子向前倾了倾。约翰的眼镜半隐,他特别轻而易举地说出了那些话。他看起来英俊得无与伦比。“仔细听好了。当你回归后,你有很多事需要弥补,而且因为我这会儿感觉自己还挺慷慨,所以我来帮你一把。”


      夏洛克看着他。


      “我喜欢足部按摩。”


      夏洛克点点头。他能办到。


      “我咖啡不加糖。好吧,总之要过段时间才会加。但是你可以直接问,好吧?问问题不伤人。”


      好吧。


      “你可以每隔段时间就变得更友善点。更…殷勤点。从你那思维宫殿里出来,多关注关注我。”


      夏洛克点点头。


      “耐心,夏洛克。你得……耐得住性子。因为这得等上一段时间。这得等上很长一段时间。嗯。”约翰重重吞咽了一下,又啜了一口白兰地。“要耐心。”


      夏洛克等待着。他能耐住性子,他想。他现在开始练习了。


      “做饭。购物。看在上帝的份上收拾一下房间。”


      “好吧——”


      “告诉我你爱我。”


      “我爱你。”夏洛克飞快地说道,因为这句话自从他初次将目光投在约翰身上起,已经在他嘴边停留太久,而刚刚就这么直接脱口而出。


      约翰笑了。“当你回去的时候。告诉我。因为我还不知道。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确定。”


      “但是我确实爱——”


      约翰清了清嗓子。“好吧。但要说出口。实实在在地表达出来。时不时就说一下。我又不是该死的要你单膝下跪献玫瑰和来一场烛光晚餐,不过说起来那样也不错。”


      “还有别的吗?”


      “是的。在23号晚,你绝对不许,无论如何都不许,带猫回家。”


      “带什么?”


      “给。我给你写下来了。拜托。别带猫。”


      “但是为什么——”


      “反正就是别带。”


//


      夏洛克,穿得严严实实以御寒,背上背着包,在夜里叫醒约翰,轻柔地吻着他的唇。


      “我对你来说好吗?”夏洛克非常平静地问道。约翰久久地凝视着他,眼睛在月光下睁大了。


      “你无可替代。”


//


      当房子映入眼帘时,四周已一片漆黑,非常寒冷。没有雪,月亮升起了,所以他能清楚地看见。公寓——熟悉到令人心里隐隐作痛!——就如地平线上的一座灯光昏暗的灯塔,坚实稳重,所以他就可以将注意力集中在房子上,而忽略掉他一下下撞击着肋骨的心脏了。第一眼望过去那似乎是一座间空公寓,空虚而忧伤,过了这么久,也许还蒙上了一层灰。但是,当然不会,而他也知道肯定不会蒙灰。他也知道现在是谁住在这儿,这让他感到疼痛,但他明白已无路可退。他不能回头了,不安全,而且路途如此遥远。他的脸感觉还算好,因为有人很好地照顾了他,一切都在令人满意地康复着。但是依然,不管谁住在这房子里都会被他的模样吓一跳吧,他得为此做好心理准备。


      从他所在处走十七步抵达前门,再三叩门,指关节刮擦着木头。他戴着一双漂亮的新手套,厚厚的皮革,颜色和上好的白兰地相同,这是一位亲爱的朋友赠与的礼物,他的手包裹在其中非常暖和。他听见门后传来轻微的曳步声。一个年轻人的步伐,他想道。但是瘸腿,用着一根拐杖,但对此深恶痛绝,因为这让他感觉自己更苍老。所以他干脆拖着步子走,虽然得花上更久。


      然后,他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他感到有些脱力。要友善,并且记住,耐住性子,耐住性子。紧接着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回应着,这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夏洛克勾起笑容。


      “好的,好的,我就来了。等下啊,看在上帝——”他听见了亲爱的、熟悉的低声喃喃,然后阖上了眼,屏住呼吸。


      门开了。


The End.


Pt.1 | Pt.2


译后记:

好的作品令人失语。这句话再正确不过。行文的美好令我仿佛置身于圣诞前夕大雪纷飞的夜晚,和侦探一起在一扇门前踌躇,纵然此时是盛夏。

结尾和开头巧妙呼应……。翻到结尾再回去读一遍开头,一瞬间就觉得心里堵。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再引用诗经里的一句,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这篇翻译实在仓促,在此向大家道歉。请一定去读一遍原文。语言的不可译性就体现在这里。

我们下一篇翻译见。

(对了,关于文中那只“23号晚的猫”,我刚开始也一头雾水,后来翻了翻原文的评论,发现作者回复一位读者说:

I'm still not quite sure what the cat has to do with this story.

嗯。她也不知道有什么具体的含义。我和Jane讨论了一下,就当做是侦探在某天为了讨医生欢心,干了件“惨绝人寰的蠢事”吧XDDD。

不过我曾经在读官方出的剪贴簿里看到约翰写过他很不喜欢猫,因为103里那只无毛猫给了他心理阴影。

到底是怎样,大家自己脑补吧XDD。)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