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iney

You have 1 new message.
三党
一个没有感情的鸽手。咕咕咕。
近期底特律 软体日常不稳定⭕️

© Alphiney |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HW】雪泥鸿爪/A Winter Walk (时旅AU) || Pt.2

     

Pt.1 


      当他醒来时,全身已经干燥暖和,躺在离壁炉最近的沙发上。火焰相当迷人,他注视着火焰的颜色从橘色变到红色再变到黄色,过一会儿又变了回来。他聆听着冰块敲打着窗玻璃的声音,然后开口了。


      “雪。”这就是他能说的全部。


      约翰点了点头。“今年十二月的雪创下历史新高。我从没见过这样的雪。”


      “十二月。”夏洛克说。他觉得自己有点蠢。不过,也许约翰还没察觉到。


      “是啊。”


      夏洛克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你就是不回答我的问题。”


      约翰从他的椅子里看向夏洛克。“哪个问题?”


      “我在哪?”夏洛克说。


      “你可不是这么问的。”约翰说道。“你问的是,我们在哪。”他叹息一声。“这……这是我们的家。既是你的也是我的。我们退休后的居所。我们在这里偕老。”约翰的声音在最后隐去,然后又叹息了一声。夏洛克用了一点时间思考这件事。房间里非常安静,非常温暖。他感到有些昏昏欲睡,但又古怪地保持着警惕。


      “那我在哪?”他感觉自己嘴里的舌头不太听使唤,他想着不知道自己说对话没。


      “你就在这,夏洛克。”


      “不,不,我的意思是,在哪?”


      约翰叹息着把他的马克杯放在身边的小桌子上。但就在他回答之前,一些更加重要的事在夏洛克的脑海中浮现。他坐直了一点点,并环视四周。


      “而且,圣诞装饰去哪了?你喜欢过圣诞。你总是很爱过圣诞。”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突然变得生死攸关


      约翰笑了,而夏洛克在他说出口前就知道了他要说什么。“今年没什么好庆祝的。”


      而这也差不多回答了另外一个问题。夏洛克想。他点了点头,躺了回去。越过窗棂,他看到了下坠的雪花,更远处,他看到了被埋藏在白色雪堆下寂静的蜂箱。


//


      当他第二次醒转时,约翰正在给他做晚餐。他能闻到肉食、蔬菜和调料的香味,一波饥饿感就像拳头似的击中了他。他努力想回忆起自己上次进食是什么时候,但想不起来。当他狼吞虎咽地进食到一半时,突然意识到约翰只是坐在那儿看着他。


      “你不饿吗?”


      约翰摇了摇头。“我恐怕这几天都没什么对胃口的。”


      “你过去老烦我去吃饭。”夏洛克含着满嘴的土豆说道。约翰只是微微一笑,并没说什么。


      当他吃完后,约翰递给他一马克杯热茶,夏洛克啜饮了几口。正是那个口感。当然了。毕竟,是经过了成年累月的练习的。


      “你的脸,”约翰说,“让我看看,怎么样?”


       他的手掌冰凉而颤抖,紧贴着夏洛克的皮肤,但夏洛克不清楚这手抖是紧张还是年迈导致的,所以他也没问。约翰非常轻柔地清理了伤口,并轻敷上药膏。


      “至少不需要缝针。”他说道。夏洛克注视着他。


      “我能……我可不可以,我可不可以摸摸你?”


       约翰点点头,呼出一口气。“好。”


      夏洛克轻轻触碰着约翰布满皱纹的脸,约翰把脸向他的手心里倾了倾。夏洛克抚摸着银发,它们比以前更粗了点,但依然带着光泽。他用自己的手覆上了约翰颤抖的、爬着皱纹的老年人的手。夏洛克能感受到手掌下约翰皮肤的触感,单薄,蓝色的血管突出。一个老人的手。好吧,毕竟约翰现在已经老了。


      “我怕我会伤到你。”他不经思考便说出了这句话。


      “嗯哼?你倒是试试看,笨蛋。”约翰撤回了一点,眼睛眯了起来,“只要我想我还是能够一拳就把你打趴下。”


      夏洛克笑了。“上次我看到你的时候——”


      约翰停住了。“怎么?”


      “你,你在我的墓旁。”夏洛克顿了顿。“我看见你在那。我注视着你,但你不知道。然后我离开了。然后我开始跑,而我跑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然后我现在就在这儿了。”


      “啊。对。是啊。”约翰发出一声像笑声的声音,不过听上去不怎么对头。“那么你是从哪儿来的呢?你最后记得的事是什么?”


      “我。眼下一切都乱成一团了。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夏洛克说道。他阖上眼。“努力保证着你的安全,保证赫德森太太的安全,雷斯垂德的安全。不过绝大部分是你。”


      “啊。”约翰迟疑了一阵,好像他有着成千上万个问题要问,但是他只是站起身清理餐具。“好吧,你绕了点远,对吗?”


      “显然。”


      餐具在水槽里喀啦喀啦地响着。“不过,这起作用了。你也看到了,我安然无恙。你让我完好无损。”


      夏洛克点点头,差点落泪。约翰就站在房间的另一边,轻微地摇晃着。


       “我们明天再继续说,好吗?我现在有点太累了,夏洛克。我得睡觉。而且你也要睡,我很确定。”


      “但是——”


      “明天。”约翰温柔地说。“如果你还在这。就这样。”


      夏洛克皱起了眉。“我还能去哪?”


      但是,约翰没有回答,夏洛克听见他慢慢地下到门厅,听见卧室的门在他身后坚决地关上了。


//


      由于墙壁实在太薄,尽管夏洛克睡得很沉,他还是被约翰在黑暗中的闷声哭泣惊醒了,之后很久他都没能再次入睡。


//


       “你觉得你恢复到可以去散散步了吗?”


      雪停了,清晨的阳光耀眼又有些令人痛苦,小房子四周几英里外的村庄里的雪闪烁着柔和的光泽。


      夏洛克点点头,穿上了他的外套和靴子,围上围巾。约翰踌躇了一下,然后递给了他一双厚实的皮手套。它们完美契合了他的手型。


      “这是——”


      “你的。对。”约翰笑着,“去年的圣诞礼物。来吧。”


      他们静默地走过雪地,呼出的气在他们面前翻滚。约翰的脸颊和鼻头很快变红了,然后是耳尖。他没戴帽子,夏洛克真想为此数落他一下,但还是忍住了。他还不是很了解这个约翰。


      他们不发一语地走着,而当他们停下脚步时,夏洛克看见他们正站在一座小墓园边,里面三三两两散布着几块墓碑,大多数已经相当老旧了。但是,其中有一座新土堆,几朵花稀稀疏疏地从薄雪下探出头来。约翰弯下腰将雪掸掉少许。他的头颅低垂。夏洛克狠狠吞咽了一下。这太不对劲了,像这样站在这儿。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该对此有何感受。不过,他还是很抱歉错过了葬礼。现在,这有点有意思。


      “没有墓碑。”他的声音在清晨的空气中听上去响亮而沉重。


      “没有。”约翰接过话,紧接着咳嗽了起来。“暂时还没。”


      “啊。这个——”


      “还没过多久。没错。”


      此后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很抱歉。”夏洛克说道,因为这么说似乎比较合适,约翰露出笑容。


      “我也是。”


      “我是怎么——”


      约翰看着他。


      “你知道的。我是如何……。”他自己住了口,摇摇头。“不等等。我不想知道。对吧?不。不我不想知道。”约翰点点头。态度坚决。


      “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


      约翰轻微哆嗦着。“反正……就是个好主意。”


      “我的天。我把我自己炸了,对吧?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约翰大笑出声。这是夏洛克听到的首次真正意义上的笑声,而他是为夏洛克的而笑。


      “你可没把自己炸了,夏洛克。我保证。那……挺好的。都挺好的。不要担心。挺好的。”他顿了顿,“好吧,除了临死前那部分。那……令人肃然起敬。”


      夏洛克打了个哼哼。“肃然起敬。”他笑着。“我很怀疑我的死亡和令人肃然起敬有哪怕半点关系。”


      约翰战栗着呼吸,接着,他看着夏洛克的脸说道。


      “你是在爱中死去的,夏洛克。你被人深深爱着,而且你死时并不是孤独一人,这就是你需要知道的全部了,对吧?足够了吗?”


TBC

Pt.3

完了。等我把这篇完结我大概要抑郁一会儿了。我当初到底为啥要找虐啊……。不过侦探,你猜自己的死法也靠谱点啊,把自己给炸了是什么鬼。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