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iney

You have 1 new message.
三党
一个没有感情的鸽手。咕咕咕。
近期底特律 软体日常不稳定⭕️

© Alphiney | Powered by LOFTER

For the Honour of the Division/为了部门的荣耀![HW/翻译]

Author: Flawedamythyst

Rate: T

Original: x

Summary:Lestrade想赢下酒吧问答竞赛,John想让Sherlock接点地气,而Sherlock只想把John灌醉。


正文


——


在每月第三个周五,半个苏格兰场都会在贝尔酒吧聚头,这本来是源于大家对几场友谊竞赛的坚持,但在2001年前后这件事就变得异常严肃起来,而到了今日,则已经成了事关荣誉的重大活动。

 

“我邀请了约翰,”格雷格说,喝了一小口啤酒。

 

莎莉呻吟了一声。“老天啊,为啥?”

 

“因为我们的人数老是比别的队少,而且我们还需要一个懂点科学的家伙。”格雷格说,“那个该死的法医智囊队总能在这一类题目上白拿不少分。再说,我还以为你挺喜欢他呢。”

 

“喜欢他是没错,”她说,“但我真的不想听一晚上的夏洛克之丰功伟绩。他太崇拜怪胎了,简直令人担忧。”

 

格雷格冲她皱皱眉。“你从没在办案时间以外碰到过他,对吗?他可不是那样的。”

 

“不过他看起来确实是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说夏洛克多么棒上面。”克莱夫说。

 

格雷格叹息一声。“因为你只在犯罪现场看到过他。”他说,“相信我,私下来往时他更乐意聊聊夏洛克上周对浴室干了什么好事。”

 

“夏洛克肯定干不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比利说。

 

一阵沉默。比利刚来组里还没多久,却已经对夏洛克抱有了极高的崇敬之情——高得令人揪心。格雷格觉得他可能要赶早把这种感情扼杀在摇篮中,但他不太确定该怎么来。

 

酒吧的门被人一把推开,格雷格抬眼看到约翰走了进来,正在四顾寻找他们。他举起一只手想引起约翰的注意,但紧接着他就石化当场,因为下一秒夏洛克也跟着约翰进来了。

 

“我的老天。”莎莉低声说道,“雷斯垂德,恕我直言,我真他妈的想杀了你。”

 

比利突然尖叫了一声,就像少女看到了单向乐队,自从女儿生日那天陪她去了一趟他们该死的演唱会后,格雷格太熟悉这种声音了。

 

“你们好啊,”约翰快活地说着一边走过来。“我把夏洛克也带过来了,希望你们别介意。”

 

夏洛克阴沉沉地从他身后逼近,怒瞪着众人。“酒。”他宣布,然后大衣一甩转身大步走向了吧台。

 

“噢~”比利喘着气。

 

约翰拉出了一把椅子坐下。“你们最近过得怎么样?”

 

格雷格无视了这句寒暄。“你天杀的怎么把他也带过来了?”

 

“而且为什么?”莎莉问道。

 

“几场非常复杂的谈判。”约翰回答,没睬第二个问题。“此外,我还跟他说他需要懂点酒吧文化,因为保不准会和哪件案子扯上关系。”

 

夏洛克很快大步回来了,手里拿着两杯威士忌,接着就瘫进一把椅子里,末了还不忘再瞪上大家一眼。

 

约翰冲夏洛克放在他面前的杯子皱了皱眉。“我想喝啤酒。”他说,“你可别跟我说你之前不知道。”

 

夏洛克耸耸肩。“你同意过我喝啥你就喝啥的,而我不喝啤酒。说话算话好吗。”

 

约翰叹了口气拿起杯子。“好吧。”

 

“他喝啥你就喝啥?”格雷格重复了一遍。

 

约翰做了个鬼脸。“这是那些复杂谈判的一部分。”

 

还没等雷斯垂德多问什么,竞赛主持人就来到了他们桌边。“你好,格雷格,”他快活地说,“准备好接下来打败法医智囊队了吗?”

 

“什么队?”夏洛克问道。

 

格雷格没理他。“没准这个月是我们的幸运月,”他说着,摸出一英镑硬币放进玻璃杯里。

 

“没准儿。”主持人说,听上去不怎么信。好吧,也难怪,因为一般都是法医智囊队拿到最高分,不过这次约翰来了,说不定能打个翻身仗。而且如果有关于腐尸的问题的话,夏洛克也能帮上忙,尽管可能性太小。

 

莎莉,克莱夫和比利都各自将他们的一英镑放进杯里,而约翰则掏出一把零钱。“一英镑,是吗?”他问,然后扔进去两枚。“算我和夏洛克的。”

 

夏洛克厌恶地哼了哼,但没有置评。

 

“好的。”主持人说,“这是你们的测试卷,另外这周还有识图环节。”

 

他将两张纸递过来,转身走向下一桌。格雷格让莎莉拿着测试卷——填写工作一直都是由她负责——然后将识图测试卷翻到正面,心里希望不要太难。

 

“男演员。”他说着叹了口气。他将卷子传过来好让大家都看一眼。

 

“本·斯蒂勒,”克莱夫说,用手指着其中一个,“还有那个,是演《捉鬼敢死队》的那谁谁——比尔·默瑞。”

 

“那个人有毒瘾。”夏洛克说,指着九号。“要么就是以前有——这照片是很早以前的了;你可以从衣着判断出来。如果他一直都是像照片上那样吸这么大剂量的话,他现在可能要不就是死了要不就正在康复中。”

 

“当然,你对于毒品懂得可真多。”莎莉嘟囔着,音量足够小,可以让所有人都假装没有听到她。

 

“这是小罗伯特·唐尼,”约翰叹了口气。“我们是要弄明白他们的名字,不是他们的个人喜好,夏洛克。”

 

“那你怎么可能单凭张照片就知道?”夏洛克问。

 

“你得认出他们。”约翰说。

 

夏洛克再瞥了一眼试卷,皱起了眉。“我活了这么久还从没见过他们。”

 

“那你就该保持安静。”约翰说。

 

夏洛克气哼哼的,但还是照他说的做了。

 

比利尴尬地清了清他的嗓子。“那边那个,就第一个。演《实习医生风云》的。扎克什么来着。”

 

“布拉夫。”克莱夫接过话。

 

“再来几杯。”夏洛克突然站起身说。

 

格雷格看着他昂首阔步地穿过房间顺便把周边闲杂人等都瞪了个遍,然后回头看了眼约翰,后者正瞅着他依然半满的酒杯看,脸上是大写的“悔不当初”。

 

“你确定这是个好主意?”格雷格问。

 

约翰耸耸肩。“如果我放他一个人在家,他会无聊到崩溃然后搞破坏的。”他说,“再者,让他和大家在社交场合里多待待对他有好处。”

 

“你这话听着好像他是个需要适应社会的小屁孩。”格雷格说。

 

“咱们能专心答题吗?”萨莉问,“听着,七号那个。我认得他,但我想不起是哪部片子里的了,也想不起他的名字。有谁知道?”

 

“把他的头发遮了,”克莱夫建议道,“他们拍戏的时候发型都不一样。遮住头发,只看脸就好。”

 

接着是一小会儿停顿,他们依言照做。

 

比利摇了摇头。“毫无头绪,不好意思。我瞧着他们都太老了。”

 

格雷格感觉受到会心一击,但没跟比利指出这么说大概不太得体,以及克莱夫只比他大几岁。

 

“哦!”克莱夫说,“哦,当然了。把他想年轻几岁,他就是演《音乐之声》的那个。”

 

“克里斯托弗·普卢默。”格雷格说,莎莉写了下来。

 

夏洛克又带着两杯威士忌回来了。约翰叹着气把之前还剩的一点喝尽,才去够第二杯。

 

“我可不打算一整晚都喝威士忌,”他说,“不能以这频率。喝完这轮后你得去喝点不那么烈的——葡萄酒什么的,如果你不想喝啤酒的话。”

 

夏洛克叹了口气,但还是点了点头。“好吧,”他说,放眼环顾了一下酒吧。突然,他一个激灵坐起来然后转头怒瞪着约翰,“你说的安德森不会过来!你答应了的。”

 

约翰朝法医智囊队那边看过去,那壁厢也都冲着一模一样的试卷皱眉头,格雷格希望这意味着对方在这一关拿不到太多分。

 

“他又没和我们坐一块儿,”约翰说,“他不是我们队的。”

 

夏洛克厌恶地哼哼,然后带着一种不必要的戏剧性猛灌一口威士忌。

 

“好的,”克莱夫说,“轮到我了,是不?还是老一套对吧?”

 

其余人都点了点头,然后克莱夫抽身去了吧台。

 

约翰向前探了探身子,“不好意思,格雷格,我不记得他的名字了。你能…?”

 

“克莱夫,”格雷格说。“D·C·费尔班克斯。”

 

约翰点点头,“嗯,当然,谢了。”

 

夏洛克看了一眼莎莉正拿钢笔敲着的答题纸然后发出一种被吓到了的声音。“你可千万别跟我说那玩意儿就是我们的队名。”

 

“‘凶案世家(Homicide Homies)’是一直以来的传统。”格雷格说,“凶案组答题小队从我加进来起就在用这个名字了。”

 

“如果我们非要死板地坚守传统,”夏洛克嗤之以鼻,“莎莉就应该待在厨房里。我拒绝加入名字这么滑稽的小组。换一个。”

 

“我猜你更喜欢‘凶案福家(Homicide Holmesies)’。”莎莉尖刻地回应。

 

夏洛克绝望地咕哝,然后灌下更多威士忌。

 

“好的,”主持人的声音通过吱吱作响的广播系统传了出来,“大家准备好接下来的答题狂欢夜了吗?看来今天以往全部的队伍都到齐了,真高兴见到你们。提醒一下,如果你们被抓到用手机作弊,那么你们队将取消参赛资格,我也会向内政事务部通报这一不道德的行为,好吗?第一轮是识图环节,你们应该已经拿到了试题。我会将你们的答案收上来,然后进行第二轮,所以请确保你们已经写好了答案。等我喝完这一杯我们马上开始第二轮。”

 

格雷格又把识图试纸拉到他面前来。“别闹了,我们得把这个弄完。我们可不能再让法医组的那帮混蛋打败我们了。”

 

莎莉叹息了一声,“Sir,他们每次都打败了我们。我们再怎么使劲儿也没——”

 

“什么?”夏洛克打了个岔。“你让安德森打败你?我的老天,雷斯垂德,有点自尊好吗。”

 

格雷格长长地出了口气然后瞪着夏洛克,“那好啊,”他说。他把试纸翻过来然后扔给夏洛克,“你行你上。”

 

夏洛克盯着图看,气恼地吁口气然后倒回他的椅子里。“不是我的领域(Not my area)。”他说,“肯定会有化学知识环节的吧?”

 

“不大可能。”莎莉说。

 

克莱夫回来了,将几个酒杯放在桌上一一传给各人。格雷格注意到比利急吼吼地拿了他的拉格淡啤然后猛灌了一口,接着继续用崇拜的眼神望着夏洛克。好极了,如果他一直被夏洛克迷得三迷五道的话他在这次比赛里基本算是废了。

 

“凯文·克莱恩,”克莱夫说着坐了下来,指着一张图。“我在吧台的时候想起来的。”

 

“不,你没有,”夏洛克说,“你偷听了别的队。”

 

克莱夫怒视着他,“好吧,也许是的。但这不还是知道答案了不是?”

 

莎莉写了下来。

 

“夏洛克,”约翰悄声说,“你觉得你能少点敌意吗?”

 

夏洛克思考了一下,“不能。”他说。

 

约翰叹了口气,然后给了格雷格一个无助的“我尽力了”的表情。

 

“好嘞,准备好开启第二轮了吗?”主持人问,“我喝完啦,所以我们开始吧。这一轮是音乐相关。”


tbc.


End notes:尝试一下欢乐向,我尽力了_(:з」∠)_ 另外关于本文的授权问题,这个作者对所有文都不开放授权,但是她的文有几篇我觉着挺可爱,所以偷偷拿来翻了(宣言、袖口汝心以及这篇),请不要告发我【x】


评论(8)
热度(105)
  1. IYAM_ASAlphiney 转载了此文字